什么是社会主义(二)

  前文,我们通过社会主义的字面意思,建立了一种新的社会主义概念,下面我们来对比一下当前主流的社会主义概念。

  当前主流的社会主义概念,来源于西方:社会主义是一种社会学思想,主张整个社会应作为整体,由社会拥有和控制产品、资本、土地、资产等,其管理和分配基于公众利益。马克思和恩格斯对社会主义发展出了他们的理论体系,亦认为社会主义社会是资本主义社会向共产主义社会过渡的社会形态。在社会主义社会,政治上,工人阶级已摆脱了被剥削、被压迫的地位,成为掌握国家政权的领导阶级;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权利虽无传统社会主义高,但相比资本主义社会仍有一席之地。经济上,生产资料公有,个人不占有生产资料。无产阶级无产的”产”,指的是生产资料,而不是个人财产。共产主义是通过消灭生产资料私人占有制,去消除社会隔阂和阶级,以把全人类从压迫和贫困中解放的思想,并建立没有阶级制度、没有生产资料私有制、没有政府,以及集体生产的社会。

  根据这样的概念,生产资料归资本家所有,就是资本主义社会,归无产阶级所有就是共产主义社会,社会主义是其过渡态。

  而我们提出的社会主义,是以某种共同利益和目标,汇集起来的整体。实现自己的利益及目标,是人们汇集,形成社会的出发点和归宿。相互之间都是平等关系,只有分工不同,没有君臣父子关系,没有上下级级关系,可以自愿加入,也可以意愿退出。社会主义的思维围绕着目标进行。这里,人民实现自己的利益和愿望,更多地是享有消费资料,享有个人财产,享受消费,而不是享有生产资料,进行生产劳动。生产与劳动,不会作为一种普世的追求目标,生产资料亦不是普世的追求目标。人民之所以追求生产资料,是因为它可以转化为消费资料,且可以通过资本运作,不需要劳动也能转化为消费资料。如果个人占有消费资料与生产资料无关,没人会以占有生产资料为目标。如果占有生产资料必须进行相应的生产,没人会乐意进行更多的劳动,都希望成为无产阶级。所以,从我们的社会主义概念上讲,核心问题不会是生产资料归谁所有问题,而是消费资料如何分配问题。消费资料的分配令人满意,人人就纷纷聚集,社会就壮大,分配方案让人感到不符合预期,人们就撤离,社会就解体。

  社会是一个可以自愿加入,意愿退出的集体,好聚好散,出入自由是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但很多社会形成之后,并不能满足所有人的利益,也不是完全不满足所有人的利益,而是有人得利,有人失利,因为就有了加入和退出。有一些退出会削弱集体的力量,损害既得利益集团,所以既得利益集团会进行干预,阻止退出,这样就形成了阶级与斗争。统治阶级为了防止社会的分裂,总是通过先天的,固有的亲戚、地域、民族关系来笼络人民,形成国家。国家作为社会政治现象和组织实体不是从来就有的,它是社会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产生的。国家产生于氏族制度的解体过程中,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和表现。在阶级矛盾客观上达到不能调和的地方、时候和程度时,便产生国家。社会成员由利益一致、关系平等发展为以不同的阶级地位划分并造成阶级之间不可调和的对立和冲突,这是社会产生国家的前提。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反过来说,国家的存在表明阶级矛盾的不可调和,社会成员利益一致、关系平等无法维持,但利益集团又不希望解散,形成国家。国家与国家之间,也可以因为利益形成社会同盟,联邦,也可能因为阶级利益,产生王国,共和国,形成更大的国家,也可能因为利益集团的冲突而解体,分分合合,合合分分,形成复杂的国家与社会体系。

  总结一下,社会主义,以社会为主要的组织体系,以社会成员由利益一致、关系平等发展为目标,追求平等、民主、自由的组织体系,其终极目标是消除社会隔阂和阶级,实现人人平等,它的含义与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社会描述趋向一致。马克思主义者认为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是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的过度阶段。但我们理解的社会主义,并不是以生产资料归谁占有为区分,而是以组织体系是否符合社会属性为区分,当党派、议会诞生,进行民主革命,推翻君主专制制度的那时候起,社会主义就开始了。资本主义的社会组织体系由党派与议会执政,提倡民主、平等、自由的社会关系,是符合社会属性的;马克思主义者推行的公有制社会,由共产党和代表大会执政,提倡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关系,也符合社会主义属性,他们都是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的社会主义生产资料私有制与公有制的两种状态,而这两种状态并不是社会主义关注的核心问题,所以社会主义既可以生产资料公有制,也可以生产资料私有制,是一个综合体。这一综合体特性并不代表社会主义是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的过渡状态。其实,目前的资本主义也好,共产主义也罢,都具备国家属性,都把社会主义的平等、自由、民主作为理想追求,社会主义发展的一个阶段,国家主义向终极社会主义的一个过程。所以,我们给出的社会发展历程是原始社会、奴隶主义、封建主义、资本主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按照这个序列,共产主义是一个已经存在社会,从马克思主义革命开始,到苏联解体结束,是打算代替资本主义,但未成实现的一个社会,而不是一个存在于未来的社会。然后,社会主义到来,完成对资本主义的代替,达到社会主义的终极目标。这一目标,是所有社会的目标,但这一目标在曾经的社会主义中一直被人们认为是可望而不可求的理想,直到共产主义社会,才有了大胆地追求,并为之不懈追求,不怕牺牲,不断奋斗,扬名天下。所以,这个目标最终冠名于共产主义。于是,在社会的发展最后阶段,有了社会主义去实现共产主义理想的说法,把曾经未能实现的共产主义目标的共产主义社会说成社会主义社会,把未来实现了共产主义目标的社会主义说成共产主义。这一广泛存在的说法,连我们这些社会主义学者也经常以此说法为口头禅,不加反驳,不以正名,因为从资本主义到共产主义目标的实现,都是社会主义的,期间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都说不是自己的,那就是我们社会主义的。不过,共产主义的理论实现不了这一目标,最终还得依靠社会主义的理论来实现。如果要从理论上、学术上、哲学上解释目标的实现,促进目标的实现,那学习共产主义理论是不行的,最终还得学社会主义理论,特别是社会主义发展到资本主义、共产主义之后的社会主义理论。还要明白,共产主义没有代替资本主义,反而是被资本主义打败的,不是所有的社会都需要经历共产主义的历程,大部分可以从资本主义直接进入社会主义终极状态,只有开创社会主义理论的社会,才需要进入共产主义,经历完整的社会主义历程。这一说法,也不是我凭空想象的,而是结合神话、玄学分析的结果,预言就是如此,我们拭目以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