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义服务经济下的社会——行

广义服务经济下的社会—— 2011/8/2

2018-11-27 作部分修改

 
 

  行,也就是交通。将来的交通会是怎么样子呢?也许人会想到飞碟,时空隧道,虫洞等等新概念,似乎只这样才能搭建起新时代的交通。其实不然,改变一下思维,凭现有的技术,就可以达到一个理想的交通。

  怎样一个理想的交通呢?交通包括载人和载物,载物的范围更为宽泛,所以先说物流,怎样一个理想的物流呢?我们拿快递来说。随着网上购物的推广,快递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曾经,人民感觉快递的时间主要花在运输上,但现在,看网上购物时物流的信息记录,我们发现最耗时间的往往是在物流站上,或者停一晚上,或者一天,甚至更多,且近年来暴露出的如内部人员扔包裹分离、拆包裹掉包、物品损坏等问题,也往往出来在分选,装卸,送包上门等等人工参与较多的环节上。所以,这些环节是最迫切需要解决的环节。

  很多人会说:这些还用说吗,如果研究出能识别人类的文字的机器,能搬运各式各样大大小小的包裹,能听懂乡音浓重的人类的指令,能立马找出那个被胶带和透明纸乱七八糟包成一团的包裹。这些问题就迎刃而解。但是现代的技术能力太低了,机器的文字识别能力很难达到人的一般水平,能够找到文字的位置已经是聪明的了。很多人的思维就是如此,把所的问题推给技术问题,然后沾沾自喜于人类的聪明,取笑机器的笨拙。

  科学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技术的发展,更是思维的更新。上述问题至今如魔鬼一般,一直盘旋在人民头上,挥之不去,不是因为技术更新的落后,而是思维更新的落后。我们完全没必要让机器去识别我们人类书写的文字,去搬人类包裹的纸盒,只换个思维,制造一系列统一的盒子,配置好识别标识,那么所的关于识别、机械取物、搬运都不是问题,乃至实现像提款机一样,自助化存取,这技术上也完全成熟,如仓库射频识别技术,机械臂与传送带技术,可以建立包裹物流站,中转分发中心,进行自助收获,调整打包,配上大机械进行搬运,配上高铁进行运输,这一切技术都是成熟的。所以,一个盒子可以承载一整套成熟的技术,如果没盒子,还在人类自己的包装,不说纸盒和胶带的消耗,要想机器达到人一样的聪明,似乎是一个近在眼前却远在天边的事。

  我们可以这样来完成一次快递:我们拿着自己要快递的东西都物流营业厅或自助存取终端,营业厅给一个盒子,包含软棉絮的盒子,盒子是统一的,唯一区别是识别码和传递信息存储芯片,客户提供收件人对应的物流站号,对方身份及凭证,联系方式等等其它信息,操作员录入,扣费。盒子像超市的一样,每开一次关闭随机生成密码一次,客户在监督和指导下把东西放好,关上盖子并取得密码。这样存入就算完成了,然后把密码发给接收人,接收人凭密码打开取得物品,如果出现密码错误,快递公司负责解释赔偿,当然这个过程也可以客户自助完成。然后的过程,对于快递公司来说,就是一种统一盒子的传递,全自动化的操作,根据盒子的信息,通过仓储系统,物流系统,送到对应的物流站这里是物流站而不是家庭地址,因为家庭地址是千变万化的,而物流站号是可以统一,方便机器识别,减少出错,也减少个人信息的泄露。搬运问题可以在盒子是下功夫,使之方便机械存放,整合打包,大件运输,机械分装,最好传递到相应物流站的取货仓库,然后通知收款人到物流站自助取货。如果有特殊情况,如密码丢失,可以到营业厅领取。

  很多人会说,这套系统更复杂。呵呵,根据我了解的现有数学、物理、电子、工程及软件技术,可以负责地告诉你,这整套系统的难度比让机器识别人类书写的千变万化的文字简单多了,比识别人类写的千奇百怪的地址要简单多了,甚至比让机器找到文字所在的位置,并调整到正确的方向要简单多了,比让机器在千奇百怪的包裹中找搬运下手处简单多了,比让机器推垒大小不一的包裹简单多了。它几乎不需要什么人工智能,且可以实现超越人类千百倍的效率。

  很多人会说,这套系统投资太大。呵呵,基础设施的建立,总是建一个少一个,而且一切可以循环利用。而传统的手工作业存在纸板、胶带、墨水,打印纸的消耗,这些的生产和处理都环境污染;每一步都需要人工操作,也只能由人工来操作,人工费用是这问题,不能指望将来仍没廉价的劳动力;还有包裹的安全也是个问题,由次带来的保证金额指定,赔偿纠纷永远是个问题。另外生产自动化,服务自助化,是未来的大趋势,传统的方式也不符合这个趋势。

  随着磁悬浮等轨道交通的发展,我们可以改进盒子,让盒子能够在磁轨上运行。我们为盒子建造轨道交通,给盒子加射频码,让路由站能识别盒子信息,控制盒子走向下一站,进入社区,进入楼层,进入房子,实现局域物流网。

  高速城际物流网和社区局域网的对接,可以实现物流从房子到房子的物流通联,这一切可以通过改造盒子的外在功能来实现。我们再通过改造盒子内部的保温,防抖,加密,卫生等功能,实现盒子的专用化,实现超市、食堂、医药保障中心、生活社区与物流中心的大联合。

  不要总想着研发机器人来代替人类,换一个思维,改造一个盒子,我们可以做的更好。  

  随着载物技术的不断提高,安全问题的不断减少,系统的不断完善,我们可以把盒子变大,变先进,让它可以舒服地坐人,那么人的交通问题也就迎刃而解。我们一直在考虑并实现汽车的自动驾驶,希望汽车的驾驶能超越人类,可是学控制及工程的人知道,大范围如空域的自动驾驶是可以实现的,而要在地面无轨道自动驾驶,技术上是很难很难,也就是轨道交通,我们够轻松实现自动驾驶。

  所以,发展轨道交通,是我们解决交通大格局的关键所在。而无轨自动驾驶,仅在空域或者专用干线上使用,或者以无害化的低速在普通道路上行驶。

  当然,面对理想的交通问题,并不是但靠技术就能解决的。首先是减负,减少很多不必要的交通。一个是上班工作的交通,随着人们休假时间的增长,许多人择交换房子到小镇休假,城市成为工作的临时居住地,对于工作性居住,最理想的是510分钟的步行上班。所以居家企业会考虑人们的需要,在企业附近添置房产,保证人们的居住需要。并在小镇建设适合休假的别墅来分流大量生活在城市的居民。通过这样的调整之后,交通流量将大大减少。二是货运的减负,高速有轨物流网的加入,又可以减少许多货运车辆的行驶。物质的传递,近距离是实体的传递,远距离是信息的传递,随着可再生循环科技的发展,许多的东西不需要进行实体传递。在服务经济下,当我们要去远方,本地的服务注销,物质由企业回收,然后在远方购买服务,物质由远方联网的服务机构另行供给。在生产力发达,物质回收再生科技发达的未来,回收再生产,比传输来得更为方便。而且信息的传递,可以减少物质中携带的外来物,确保本地的物质安全可控。服务经济的到来,信息传递,本地化生产,也将减少很多不必要的运输。

  减负之后,交通量就少很多很多了,我们只需简单地规划些线路,就可以轻松地解决交通问题了。一般而言,远距离的交通就是我们的高铁,磁悬浮,飞机,且大家不需要带太多的东西,物流网的速度比客流网的速度快,在服务经济下,物质可以提前准备,推后回收,大多物品不需要带走,其实也不允许带走。

  然后是城镇的交通,通过轨道站内换乘系统,实现城镇的联通。在未来的交通上,轨道交通将通达任何一个小镇,我们可以从一个小镇,通过进行站内换乘,到达任何一个目的小镇。

  然后是镇村社区的交通,通过公共自助的自行车、电瓶车、小型电动车、低速自动驾驶小汽车来解决。另外,汽车还是需要的,配给农村、工厂,用于工作上使用及人们的野外踏青等等。

  这里提到了公共自助这个词。什么意思呢,就是目前在自行车业流行的公共租赁服务。许多人直接反应,这套体制不行,实践证明行不通,对于客户,骑一年的费用可以买辆新的了,对于商家,得到的钱不够维护的费用,更不用说成本。

这里我们同样需要思维的更新。对于客户,大家都喜欢自己拥一辆,可以自由支配。但是拥一辆自行车,意味着自行车的服务永远锁定于这辆自行车上,在外面,没这辆自行车,就没自行车的服务;而且自行车随着使用会老化,自己很多时候在骑旧车,维护需要不断地花钱;停车存放需要位置,需要考虑安全,现在偷盗猖獗,人家不是说缺自行车,而是为了卖钱,所以会不择手段,恶性循环,结果我们总是用5层旧一下的车,还要提放被偷。而我们每月花10元月租,你得到是一种服务,自行车的服务,可以游走于很多很多的自行车上,随着自行车行业资本积累的增多,车辆多了,服务的地域范围广了,使用起来非常方便。而且自行车行业负责存取,维护更新,我们总是用5层新以上的车。

  对于企业,我们必须指出,这是服务经济理论推导出的概念,需要在服务经济下才能良好的运行。在商品经济下,运行未必可行。服务经济要求企业能够满足一种人们必要的需求,推行包月、包年服务,实现收入的稳定,这是企业能够生存的前提。自行车出行是人们出行的必要需求吗?不是的。所以,企业必须与其它企业联合,构建一种更加综合的需求,如社区小镇等末端交通需求。企业应该联合构建末端交通服务平台,垄断这一块服务,成为人们的必要需求,需要按月,按年交付费用。有了这样的稳定收入,我们才可以进行生存企业的分配。服务经济,要求生产企业承担一条完整的产业链,最广泛地容纳可以容纳的人员,也就是说它必须包含自行车的生产,服务提供,维修,回收利用等一整套体系。

  如果仅仅是一个租赁公司,会一下子订很多车,生产企业接了大订单,生产完毕后,生产企业会因为没有订单,出现大面积破产,工人失业,并拖垮整个产业链;而这些工人,将对自行车没有好感,却非常熟悉其中的一切,这不是一个好事,他们因为得不到持续的盈利,会教坏人们使用技巧,而不是保护其正常使用。而租赁企业,就单一服务而言,因为相关行业的竞争,车辆会出现人为的过度使用,甚至人为破坏,这将加速自行车的损耗,旧车越来越多,维护成本越来越高。

  如果是整条产业链,当自行车生产完毕,整条企业转入维护阶段,生产企业开始对旧车进行维修、维护、回收、重新打造,相比于前期的生产,这一阶段将省心不少。自行车旧了,安全系数低,如果应为自行车的安全导致事故,自行车行业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旧了就回收,坏了也回收。其实提前回收,资源都在,是一种循环经济,就是费人工,能源。而生产大大减少,人力大大解放,这些对比曾经已经消耗很小很小了。如果,是一个服务联盟,收入不少,不用裁员,带来矛盾,还能大大缩短劳动时间。按照服务经济的进程,时间一缩短,人们开始轮流值班制,值班干活时间缩短为半年、三个月。当轮休值班开始,工作岗位成倍增加,企业可以把把那些为曾经为自行车单干的路边维修工,对自行车开锁,改造比较熟悉的小偷,拆卸,回技术收熟练的回收工等等都吸收近来,安排岗位,也可以减少烦心的事儿。还有自行车车损保险,也一并收了,企业负责维修。

  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很多人会在服务平台内进行行业的培训与转行,走向平衡车、自动驾驶小汽车等新型末端交通工具设计,道路的规划与建设等新型行业,不断完善这一方面的服务能力,并减少内部人员的工作时间,实现这一领域的完美解决。

世界的哲学界个预想。那就是当物资极其丰富时,我们就能进入美好的共产主义社会。对于自行车来说,我们已经进入了自行车极其丰富的时代,但人民却一直使用着5层旧的自行车,一直为偷盗问题所苦恼,而没进入那个理想的世界。为什么,因为人民总是认为物质的极其丰富是一个美好的幻想,不可能实现,所以没人去思考这样一个社会下的很多细节问题。特别是相应的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物质丰富的时候,原料购买,生产,销售环节的很大一部分退出历史舞台,维护和回收利用,循环可持续成为一个新的主体;当生产力满足人们仅需工作几个月就可以满足全部人们的总需求时,轮流工作,增加假期成为社会的出路。在这个转换中,很多的思维需要改变,特别是实体生产向虚拟服务的转变,社会由扩注重生产向注重生活的转变。现在的政治家,经济家,哲学家一直为获取订单、扩大需求、减少失业而努力,这对于一个新兴实体是对的,但对于一个生产接近成熟、需求总量饱和的社会而言,简直是一个致命的错误。回收拥权,回收实体,实现循环可持续,维护服务体系,走向生活,走向休假,走向消费,这才是正道。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