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义服务经济下的社会——衣

广义服务经济下的社会—— 2011/7/4

2018-11-21稍作修改

  广义服务经济下的社会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社会呢。生产上,先制造虚拟成品,然后制造现实成品。

  
如制造一双鞋,先是构思设计,并做一个电脑的模型出来,然后导出现实制作的流程代码,最后通过半自动化或者全自动化流水线制作实体的鞋。这种方式的好处在哪里呢?虚拟的鞋可以分享,如李四喜欢,可以拷贝给他。可以随意改动,他感觉花纹好,可不喜欢颜色,码数要大一些,他就可以把虚拟的代码改成自己要的,然后发给工厂去生产。

这样一来呢,从人类的欲望上,驱动的原动力上,有以下方面改变。

  1、别人要你的鞋,你不心疼,你只要给他虚拟代码就行了。

  2、去商场看你能挑几双鞋?有十几双适合你的就不错了,多了你试穿也麻烦。而虚拟的鞋你在家就可以挑一万双一亿双,还可以自己修改颜色,样式。去服务机构扫描一双自己的三维数据,保存在云系统中,你可以随时试穿,还可以模拟跑步,计算舒适度,也可以跟衣服搭配,跟环境搭配,什么都可以试。

  3、现在商店仓库积存的鞋数量,够全人类穿好几年,但现实中许多是过时,浪费的,当垃圾处理的。也就是因为销售的不确定性,生产上存在着很大的浪费。而先虚后实的生产模式,可以解少资源上很大很大的浪费,节省人力物力,空间。

你说不产鞋,企业没法活,所以浪费也要产啊,这是当今企业无奈的写照。但是,广义服务经济推行之后,生产转入虚拟,消费也转入虚拟,叫作需求。买鞋干吗啊?脚穿呗。好!这个穿就是一种需求,一种虚拟的东西,对照现实,那就是服务。鞋企业的目是提供人们脚穿这个服务,我们花钱也不是为了买鞋,而是满足自己穿这个需求。如果鞋子不合脚,满足不了穿这个需求,我们是不会要那双鞋的。服务的计费的最佳方式就是入会,包月季度,年,区段收费。最熟悉的就是信息产业,先月租,如每月10元,维护企业生存,提供持续服务的;后套餐,这种各样的套餐,最后是超出部分,按照消费多少花多少。套餐的制定,先范围很小,大家不够,然后慢慢扩大,到大家足够用,月租和超出部分渐渐缩小,逐渐达到企业和消费者之间一种稳定的套餐消费。所以,关于穿鞋这个服务,最好使用套餐,某个款式、穿多少时间、付多少钱。至于那鞋子大了、小了、穿坏了,磨破了,就不在服务范围内,只要不满足穿的需求,就可以更换。

  当今世界的生产力,在一定范围内,你多穿一双鞋,少穿一双鞋对企业的压力微不足道。鞋破了就换,5层新就换,这些对于生产力已经不是问题。技术上,高质量的,高舒适度的鞋也不是问题,如果建立专门的维护保养体系,一双鞋两三年保持八九层新不是问题。

  但是在生产关系上,企业生产一双好鞋,两年不坏,虽然高价卖出,但也顶不住两年的支出啊。所以科技一提高,企业一切损招都想尽了,还是整天为维持生存而劳碌。而消费者呢,很多人感觉鞋随着科技含量的提高,越来越贵,消费不起,不就一双鞋,怎么都是穿,能便宜就便宜,结果矛盾越来越大,然后正如当今社会所展示的一样,没有多少企业可以相信,没有多少消费者值得同情。当然在我眼里,这跟道德没关系,是生产关系不适应的生产力方式导致了这一切。

  怎样的生产关系才合理呢,那就是服务!一个企业不再以鞋的生产量为标准,而是以服务多少人为标准。一个省才多少人?1亿。一年穿多少鞋?10穿,那也就10亿双鞋,一个省要不了多少鞋厂,要不了几个月就ok了。科技再提高,自动化生产,员工一年干一个月,不是难事。只要服务需要,保证天下的牛马有鞋穿,也指日可待。而每年的钱,根据人的穿着来收费,服务的人群保持稳定,穿着服务也保持稳定,收费也保持稳定。因为1个人穿了1双鞋10年,他不是付1双鞋的钱,而是付10年满足穿着需要的钱。好比我们的电信套餐,一年不用,其包月费用还是照扣不误,因为企业提供了服务需求,要想不花钱,就必须注销服务。对于穿着服务而言,注销意味着没有穿着,也意味着鞋需要收回,服务按照计价周期审核一次,不用收回,要使用就等于默认续费。人们可以懒着不回收,但也意味着账户里的钱,也将按时扣费。按我们现有家里所堆放的鞋,在广义服务经济下,工资还没发下来,就被扣的所剩无几了。所以,凡是不用的东西,统统退回企业,企业退回给原料企业,一级一级往回退,然后企业从设计时考虑回退原料的利用,进行回炉利用,不断重复利用资源,这是广义服务经济区别于商品经济最显著的特点。

服务对于企业的好处就是稳定。本来卖的是钱,人们买鞋的时候才进帐。如果提供服务,那么只要人民有鞋穿,不管就可以收钱。保证了服务就可以收费,这个理由成立。服务对于百姓的好处是放心。因为买的是服务,而不是鞋。买的是鞋的使用权,不是拥有权。所以买鞋的时候是这么商量的,先把代码发给厂家,然后要买六个月,商家说这款春秋可以穿,一般服务一年,可以优惠,你说好。结果一双鞋一个月就坏了,那就直接去换吧,因为它不满足穿着需求,而你是为穿着需求付费,且企业拥有提高需求的能力,所以在企业不倒闭的情况下,必须给换。这样一来,质量上绝对可靠。

  另外,鞋的拥有权是厂家的,所以破鞋全部返厂家处理,这样似乎是坏事,在科技前面恰恰成为一件好事。因为这样就可以添加可回收技术,设计时就把回收的环节考虑进去。一些部件的就尽量用高技术含量的可回收利用的产品,如金属件,用好钢,免得半路返修;若是鞋坏了,回来拆解回炉,资源不浪费。一些部件可以成为下游的原料,如鞋底的橡胶,鞋面的布料,给人不能用,但可以用到其它领域。所以鞋卖出来一些资源就登记好,一到时间,也就5层新左右就收回,对于一个企业资源的损耗可以降低到很少,资源也利用起来了,大家还可以一直穿新鞋。另外鞋的物质价值与消费价值分离,一个鞋的成本可以远大于服务的成本,也就是穿的鞋也就花了100元每年买了,但考虑回收再利用,其实际成本可以是500元,甚至更多,这样就给科技的附加,物质的附加有了一个很大的空间,不用费劲脑筋想少用材料却要质量可靠,但又要防止质量太好五年不坏,这种懊恼的问题。

  我常常把广义服务经济与商品经济的关系比作为面向对象语言与面对过程语言的关系,面向对象语言增加了一个名称,一对构造函数与析构函数,通过名称,实现了每个对象自主申请与释放的内存,极大地提高了内存资源的利用率,实现了资源的整合和复用,使得有限的内存可以稳定地跑起大程序,多个大程序。而面向过程语言,没有这种机制,程序申请内存多,也不释放,相互竞争,内存资源消耗快,需要定期清理垃圾才能勉强运行。当今社会生产力大大提高,企业对资源的竞争压力大,而社会的垃圾越来越多,当前所暴露的问题与计算机面向过程语言发展中遇到的困惑是一样的,所以迎接拥有账户登记及实体申请注销系统的服务经济是适应社会生产力提高的必然要求。

  生产力发展到今天,特别机械,电脑电子与智能自动化的发展,共产主义所预言的社会生产力高,社会物资极大丰富,已经成为一种可以触及的社会。当然我们需要一个全新的生产关系,一种完全不同的生产关系。企业掌握拥有权,提供服务,消费者掌握使用权,进行享受。实体成为一种载体,一种有生命周期的,不断附加科技,不断进化的载体。虚体成为了最大的追求,消费者是无产阶级,没有任何资产,衣服依我设计,依我生产,但这些别人不能拿走,但也不是自己的。我们只是享受穿短暂的实体,当然还有永远的穿着、饮食、居住、交通、健康等等服务,我们甚至试着从自己的躯体中提炼灵魂,不断地变化躯体,达到生命的永恒。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